格木

人生如此,将酒来。

【阴阳师同人·青般】不疯魔不成佛06

写在前面:这是一个温油和尚攻拯救小可怜邪气受的故事。私设甚多。由于不清楚日本风貌于是擅自把二位设定成中国妖怪了。哎,鄙人佛法不精,其实又粗俗得很,行笔至此,只能瞎扯扯了。愿各位看官大人见谅。

又及,没想到这么冷的cp还有人点心心,内心激动兴奋无可自拔。大概写同人就是这样吧,知道有人和你喜欢着一样的角色,一样的剧情,还是件挺幸福的事。北极圈也要抱团取暖。以上。

第六章 如是我闻

般若跟在青坊主的身后,从山林里的小屋向某处进发。

般若之所以没有问青坊主想要什么,是因为他知道,无论青坊主想要的是什么,这一趟,他都必须跟着青坊主来。

青坊主方才从自己体内逼出的东西就是最重的筹码。关乎性命的筹码。

原来我般若也是这般在乎小命的人。

般若跟在后面暗暗地自嘲了下。

要不然该怎么解释自己现在这么听话地就跟这和尚走了呢?

 

青坊主在前头走着,般若在后面踩着他的脚印。耳边传来脚踏树叶的沙沙声,天色渐晚。

 

当般若回过神来时,他已站在那日和道士拼死的树林里了。

此时夜色如墨,然积雪甚厚,乌云闭月,四周皆现凄然之色。

般若觉得憋得慌。

“阿青啊,咱们来这儿晦气的地方干嘛?”般若狠狠地踢了一脚旁边的树,“莫非你是想让我感激一下你当日的救命之恩?”

“小心!”

还未等般若反应,青坊主已迅速地转过身来,大跨步奔过去一手抄起般若,原地腾越而起,直在十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般若拦住青坊主的脖子,面色惨白,只见他刚刚踹的那棵枯树居然流出了黑红的液体,就如血一般。那血汩汩不止,竟在雪地上流出一只鬼爪的形状,开始尖叫沸腾,吵得群鸦皆散,让人撕心裂肺。

般若暗暗想起刚才青坊主从自己体内逼出的东西,和这相比,真是温柔得很了。

“我说阿青啊,你当时救我的时候是忘了给那个道士超度吧,这怨气也忒深重了。”般若说着,要从青坊主身上下来。

“别动,”青坊主这次没有放开般若,反而是调整了姿势将他更好地按在了怀里,“这不是他的怨气,是百鬼的怨气。有修为的道士经常控制它来降魔,这种怨气会吸食它周围的生命壮大自己,将妖的修为化作自己的一部分。”

般若有些惊讶,挑了挑眉又道:“可那个道士完全不像有修为的样子。”

青坊主摇摇头,说:“这怨气原本是存在道士的护身符里的。护身符被击碎时怨气被释放出来,原本想拉你送命的,但你命大逃过了这一劫。现在这怨气没了主,你作为一部分怨气的唯一附身也没有死,这些怨气本能地要再合成一体,你就是最好的附身,到时候你将十分危险,所以现在不要随意走动。”

青坊主说话的功夫,山林里的怨气已经集结成群,更多的枯木流出了黑色的血液,继续汇成那个巨大的鬼爪,无数乌鸦忽然飞了过来,纷纷坠落在那沸腾的黑血里,化成一股黑烟,之后那血便沸腾得更加嚣张,尖叫声也从原本的支离破碎,变得刺耳挠心

青坊主显然在等所有的怨气都集结成群,可是此刻他也皱起了眉头。这怨气的显然要比他之前想的要强得多。

那日青坊主火化了那道士的尸体之后便察觉不对。几日后,山林便变得阴气森森,飞鸟走兽所行至此必会毙命,他才意识到应该是怨气。怨气流离不定,他施法多日,却只能伤其皮毛。犹豫再三,今日带了般若来,说白了就是想以般若为诱饵,和这些外逸的怨气一口气做个了结,而现在,他只希望当时自己没有高估自己的实力。

青坊主心中暗道了一声佛号,下意识地抱紧了般若。

风吹浮云散,明月光照进了和尚的斗笠里,四周也都明朗了一些。

般若看着青坊主的侧脸,平静得就如同一尊石像,纹丝不动,宝相尊严,越揽越紧的手却出卖了青坊主此时的心情。

般若觉得好玩,他忽的咬上了青坊主的耳朵。

“嘶,”青坊主紧皱了眉头,“般若……”

般若用手指抵住了青坊主的嘴唇,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道:“阿青啊,你知道么,真正的猎人是不会把诱饵放在自己身边的。”

说罢,般若从青坊主臂弯中纵身而起,一跃到数十丈之外的树林密处,那鬼爪也像受了什么指令一般,没再继续集结,直接唰地一下从雪地中成型,拔身而起,向般若那个方向飞去。

“般若!”

青坊主拔起禅杖纵身而起,却只见那黑色的怨气已将般若层层围住,自己也被一阵劲风挡在了包围之外。

而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瞬息之间。

青坊主只记得最后,他看到般若站在黑色的怨气中心,一束白月光从他头上打了下来。般若用那两根手指按到了自己嘴唇上,一副得逞了的样子对着他笑。两个眼睛都眯成了月牙,仿佛开心得不得了,青坊主在此之前从未见般若这般笑过。

怨气的尖叫声越来越大,青坊主只感觉眼前一晕,脚下的步伐都乱了,勉强用禅杖支撑着向前,抬头只看见般若已经消失在巨大黑爪的阴影之下。

 

如果在半年前,般若知道他大限已到,他一定会多拉几个人垫背,而现在,他居然连一个和尚都不舍得连累。

般若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连心都软了,他这妖当得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

般若知道这一次,这道劫,自己是度不过去了。但最后还能看见青坊主紧皱的眉头,焦急的眼神,不知怎的,他觉得开心极了。

“撒有哪啦。阿青。”

 

“般若!”青坊主大喊道,手中的禅杖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一束金光崩裂。

 

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般若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纯白,四周飘摇着一人多高的白色苇草,下面的叶子扫得他鼻子痒痒。

般若觉得鬼使黑一定是又骗他了,这里根本不像他所说的阴界那般黑暗凄惨,反而平静安宁得很。

般若坐起来等了一会儿,却迟迟没有看见鬼使黑或者他弟弟来。

“这两兄弟又干嘛去了,我死了也不来接接我,难道要我自己走去奈何桥么?”般若抱怨着站起来,才发现周围是一片无比广阔的天地。

这里,绝对不会是地狱。

所以,自己这是到哪儿来了?

般若从层层的苇草里跋涉而行,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也不知道哪儿是个头,直到他闻到了一阵熟悉的檀香味。

般若拨开面前的苇草。一块圆形的空地,中间一棵菩提树,树下有一个和尚,手持菩提子,正在打坐念经。

那和尚和阿青有七分相像,却又很不像。

那和尚和阿青相比更加清瘦,面色更加冷峻,看起来更加不可侵犯,眼神里却透露出一丝让人害怕的狂热——对成佛的狂热。

那菩提子的串珠在他手里被一粒粒地数过去,一圈又一圈。那和尚念经极快,念珠转得也快,摩擦在和尚食指上的老茧上,揉在和尚的拇指下,一下一下,仿佛就要粉身碎骨。

 

般若也觉得粉身碎骨地疼了起来。疼得好像心都碎了。

 

他睁开眼睛,硝烟里只看见一道金光,觉得刺眼得很。适应了片刻,便看见青坊主正破开那黑色的阴霾,一步步地往这边走来。

袈裟尽碎,挥杖降鬼;金刚怒目,只杀不渡。

 
那才是阿青,没错。刚刚梦里那个,不是。
般若觉得阿青发起火来还是挺帅的。比低眉顺眼地往他手里放糖葫芦的阿青还要帅。般若笑了笑,想挣扎着站起身来,却又被拼死挣扎的怨气按到了地面上,想继续把般若揉碎。青坊主上来就是一禅杖。
 

斩下最后一丝怨气,青坊主顾不得身上的伤,冲到般若面前,把覆在般若身上的巨大鬼面掀开,露出下面奄奄一息的小般若。

“般若……”

般若没有反应,双眸紧闭。

青坊主一言不发,试了试般若的鼻息之后,舒了口气。

般若刚刚那一跃,把所有的火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打开鬼面与这些怨气死扛,走的就是同归于尽的路线。在怨气与般若纠缠之时,青坊主才得以从外围下手,击中这团怨气的破绽。即便如此,青坊主身上也处处挂了伤,他想不明白般若是怎么挺过来的。

青坊主把般若周围的木石尽数清开,用破了的袈裟把他包起来,小心翼翼地捞起,抱在怀里,便提起真气往自己的小屋里赶。这一过程中,般若一动也没动,青坊主只感觉心中甚是慌乱,这种慌乱连他第一次开杀戒时都未曾有过。

 

“阿青……”路上,般若终于睁开了眼睛。

“嗯,在。”青坊主轻声应着,心里却只想着快点赶路,又运了运所剩无几的真气。

般若伸出手擦着青坊主脸上的血迹。

“别乱动。”

“阿青啊,我做了个梦……”般若没有停手,接着擦着,他把头靠在青坊主肩上,“……如是我闻,一时修道者在菩提树下,手持菩提子,念无杂想,一心成佛……”

青坊主皱起了眉头,看着他。

般若笑笑,说:“没什么,胡乱瞎诌的,可能被一个和尚救了两次,感动得都要想皈依佛门了。”

“若能皈依我佛,亦能早日脱离苦海。”

“算了吧,你个破了杀戒被逐出佛门的人。”般若故意刺着青坊主,“佛门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苦苦追求。”

“为求般若。”

般若的手忽的停了,悬在半空中。

青坊主回过神来,解释道:“我……”

“没事,刚刚我好像扯到伤口了。”

“……嗯,莫要再动了。”

恩,我知道,是佛经里的般若,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恶鬼般若。

般若忘了这名字是谁给他起的了,要是记起来肯定现在就跑去杀了那人。

给一只妖起这般荒谬的名字,活该死个一百遍。

青坊主总算是带着般若回了自己山间的小屋,不管自己一身的伤,把般若安顿到了床上便开始四处找伤药和金丹。

躺在床上的般若却是一点都不心焦,仿佛那个身受重伤的人不是他,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青坊主说着话。

“阿青,你说你破过杀戒。”

“嗯。”

“那怎么还能修佛?”

青坊主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低下眉眼,说道:“我佛慈悲,今世破戒,折损了三世佛缘,因此努力修行,以赎往过即可。”

“哦……”般若歪了歪头,想了想,“若是,你今世又破了色戒会怎样?”

青坊主斜睨了般若一眼,又转过眼去,停了一会,回道:“五戒破两戒,那就只能前功尽弃,功亏一篑了,若是破戒不为善因而因邪念,就会被打入阿鼻地狱,不可超脱。”

“哦,这样……”般若深深地叹了口气,轻声道,“真可怜……”


又又及:虽然可能大家都知道了,但还是再啰嗦一下。般若在佛经里是智慧的意思。
心经里有“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大意就是,菩萨因为有了智慧,所以相当牛逼。青坊主一心向佛,寻求智慧(般若),小天使问了便脱口而出了,但一时忘记了是某人名字。就是这样。哎…这话我本来不该说,但是有孩子跟我反应没看懂…感觉自己写得好失败啊,笑。不知道还有多少表词达意不准确的地方,行笔至此才愈发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笔者惭愧不已,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