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木

人生如此,将酒来。

【阴阳师同人文—青般】不疯魔不成佛04

这是一个温油和尚攻拯救小可怜邪气受的故事。私设甚多。由于不清楚日本风貌于是擅自把二位设定成中国妖怪了。哎,这一章让青坊主打了个酱油,自觉罪恶深重,跪键盘以给小天使谢罪。下一章一定有青坊主。


第四章 如梦幻泡影

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
般若赤脚踏在雪上,手里拿着一壶酒。一步一步,颠三倒四的,最后还是在一个墙根处坐了下来。
天又开始下雪了,路上家家房门紧闭。就连经过的那只野狗,也嗅着路上的味道,一路回了家去。
连狗都尚且有个归处,我呢。
般若又灌了一口酒,酒水从艳红的唇间流了出来。
呵,我不需要归处。
我不在乎归处。

就像般若刚刚放的那把大火,他可曾在乎?
精致的小宅院,金银珠宝,古董书画,甚至传说中千金难求的秘方都付之一炬。院里的杂役们忽然从梦中惊醒,睡眼惺忪地推开窗户,却只见窗外火光冲天,浓烟密布。
“走水了!我的老天啊!”
当杂役们从床上滚下来,披头散发、衣冠不整地冲出自己的房间,傻愣愣地看着老爷和小夫人的卧房已葬身火海,烧得劈啪作响之时,一个金发雪肤的少年,正拿着一壶酒,赤脚从火海里走出来。一步一晃,仿若玉山将倾,然而眼角的笑意和面上的酡红,让在场的男人女人看了,都觉得一阵迷乱。
那是他们有限的人生里所无法形容的感受,他们认定当日所见,定是人间最恐怖的妖孽。

般若大笑地望着那些人,又仰头喝了一口酒,酒液从嘴角处流了出来,般若也不管,只是一步步地,施施然地,从大门出了去。
其他的都不在乎。除了现在手里这瓶酒。
这酒是那个头牌姑娘送他的,他自然要带出来。

城里姓唐的富商给百花楼里的头牌姑娘赎了身,不好明媒正娶,就在城郊买了个小院来藏娇。
生怕春知,金屋藏娇深处。蜂蝶寻芳无据。
说到这姓唐的,家中三代皆做酒水生意,凭着一壶玉液琼浆,竟赚得富可敌国。他在家中排行老二,所以又叫唐老二。
唐家老爷的身体是一日不若一日,唐老二看着一日日空虚的家境,也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唐老二在外盘了个雅静的小院,大家族中这种事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有意无意地和家里的都打过了招呼,一封赎身贴把人从百花楼里接出来,这事儿就算是定了。
娇是有了,金屋自然也要名副其实。
今日把家里那紫檀的匣子带了来,明日又将那镶金的玉麒麟偷了去。看着床上只剩出气没有进气的老爷子,想了想,把他手上的玉扳指掳走才心满意足地出门,转眼又打上了门口的山水画的主意。
外人谁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唐老爷,临死之前居然被自己的亲儿子偷得家徒四壁。
看着家里一间间日益充实的都是真家伙,老杂役们啧啧舌,都道新来的小夫人真是好福分,大夫人房里都未有这等珍奇,看来二少爷这次可是真心。
人人都道这金屋藏娇是风流韵事,关键在那个“娇”字,殊不知有时候这“娇”才是幌子,金屋才是男人的重点。
当年的头牌姑娘,今朝的小夫人对此只是笑笑。真不真心的,对她都如泡影一般。戏子的身份已经过去了,可这婊子二字却是刻在骨头里的,不是说忘就能忘。
所以当听说唐老二今儿个领了个好看的小倌儿回家的时候,小夫人脸上也是毫无愠色,命管家取出一壶好酒,好好招待着,自己起身就要回避。
“呀,这么好看的小姐姐,我要她陪我喝酒!”
“哦?有趣,那就依你。”
唐老二大手一挥,召回了小夫人。般若眯着眼,坐在富商怀抱里,看着当年的头牌姑娘转身。
嗯,头发盘成了髻,衣饰也端庄了许多,可眉眼里透露的,不是一个夫人的骄傲和自持。
免了风尘事,还是风尘人。
“呀,果然是流霞姐姐,好巧啊。”
般若故作惊讶,引得富商也一阵愣神。
“你们认识?”
流霞的手绢霎时被握紧。
定了定神,看到般若微眯的眼神正打量着自己,流霞莞然而笑,了然道:“我道是谁,原是奴家老家的小表弟,竟没想到今日能在这里相见。”
唐老二眼睛里的眸色更深,一副相当难看的吃相爬上了他的脸,他兜着自己嘴里的口水,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
“哎呀哎呀,这可是件大喜事啊。我说这小老弟怎的有天人之姿,原是一家人。按我说,这才叫缘分啊。管家,快,把后院里那坛竹叶青挖出来,再多加几个菜,咱一家人今天可好好乐呵乐呵!”
“一壶竹叶青可打发不了奴家这个小老弟,管家,把我亲自酿的洛神花酒拿来,美人到底还需美酒配啊。”
唐老二赞许地看着流霞入座,又瞥了眼般若,瞬时又被那天使般的面容吸引了去,一片小火苗忽的就烧上了头,又赞同起流霞那句美人配美酒来。
本来吃完就扔、干净利落才是唐老二的做事风格,这样的尤物在旁谁还吃什么酒。可如今灯下仔细一看,竟是不舍得撒手了,再加上这个孩子居然还是自己小妾的表弟,唐老二突然就不想干净利索了。
唐老二有了另外的打算。
所以此时的他望着眼前肥肉,只能使劲地掐一下这尤物的腰,以舒心头愤恨。
般若羞涩地推了一下唐老二的胸膛,一片绯红浮上面颊。唐老二看着很是受用。
“大爷您先放我下来,我要和姐姐坐。”
唐老二捏了捏般若赤裸的玉足,道:“连鞋都没穿,我怎的舍得放你下来?放心,你以后就在这住下,日日能与你姐姐相见,可好?”
“真的吗,那太好了!”般若惊喜地说道,不出片刻,却忽然又换上一副难过的表情,“可我什么也不会,大爷日后必然要嫌弃我……”
“哎呦哎哟,我的小美人,可千万别哭,”唐老二用大肥手揩去了般若脸上的两滴晶莹的泪水,“那怎么会呢,你可是我的小舅子,我唐老二连自家的小舅子都照顾不好,日后可怎么出门?再者说了,日后必有用到你的地方……”
般若从泪水中抬起头来,万分感激地看着唐老二,道了声“多谢大爷”,便俯首埋进了唐老二脖子里。
唐老二没想到自己得手得如此轻而易举,笑得脸上的肥肉都挤在了一起,放在般若后腰上的手又兴奋地乱摸起来,全然没有注意到般若看向流霞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那个眼神流霞太熟悉了,上一次,那个说要给自己赎身的书生把般若抱进怀里的时候,般若也是这般眼神。
流霞自然也清楚,后来那个书生怎样了。
所以当洛神花酒上桌,管家退出门外那一刻,唐老二已经失去了知觉,如一头死猪般地,扑通一声躺倒在了地上。
般若厌恶地把咸猪手从自己身上扒拉开,坐到了唐老二的座位上,赤脚踩在脑满肠肥的唐老二的肚子上,刚刚好。
般若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瞥了一眼流霞。
流霞面无波澜。
“姐姐果然是我喜欢的人。”
“你是说我酿的酒好喝?”流霞拿过酒壶,也要给自己斟一杯。
般若一把夺了过来。
“说好了这酒是给我的,就每一滴都是我的,就连姐姐也不能多喝一滴。”般若把竹叶青往她面前一推,“你想喝不如喝这个。”
“罢了。”
般若轻轻地抿了一小口酒。洛神花酒香气扑鼻,入口甜甜的,回味里却有苦涩。
“好酒。”般若眯着眼睛,仿佛颇为享受的样子,“只可惜原不是给我喝的,若我不来,又不知道要喂到哪只猪嘴里。这样看来,我倒和猪也没什么差别……呀,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那还是倒了吧。”
般若把酒杯倾了,红色的酒液缓缓地流了出来。他忽然想起红色的冰糖葫芦来,那人的冰糖葫芦,好像是只为自己一个人做的。
那又如何,不过一串糖葫芦而已。
“这酒是我私酿的,若不是你来我才不会拆坛,这酒唐二他也喝不着。”
般若闻之,脸上突然露出喜悦的神色来。
“真的这般?真是我的好姐姐。”
般若开心地拉过酒壶,直接就往嘴里倒,全然不顾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流得到处都是,一壶喝完不尽兴,又从坛里舀出一壶,如喝水般不要命地往嘴里灌。喝到兴头上,一双脚优哉游哉地晃着,带着他脚下的唐二也滚来滚去。
眼见一坛酒就要下肚,般若才停了下来,打了个嗝。
“这世上别人送给我的礼物不多。所以件件我都很喜欢。”般若眼神迷离,似是已经喝醉了。
“噗通”一声,流霞已经跪倒在了般若面前。
“带我走吧,流霞知道,过了这次,流霞就再也没有其他机会了。”
“走?上哪去?”般若眼神朦朦胧胧,好像就要睡过去一般。
“我想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流霞说完最后四个字,仿佛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
般若眼神涣散。
“重新开始?哈哈哈,真有意思,定会是一出好戏……可惜啊可惜,你连门口的杂役都打不过,就算偷偷溜了出去,你也出不去这城门。”般若打了个嗝,“这唐家能在商道上混这么多年,黑道白道这么些个勾当,怎么能平白无故地走丢一个小妾?”
般若打量着流霞,不怀好意地笑笑,又喝了起来。
“……再者说了,这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大的牢笼,你从大宅门逃到了百花楼,又从百花楼逃到了这小院,如今逃出了小院,汝可得自由?”
“但愿一试,一生足矣。”
流霞说的坚定,仿佛她不是那个百花楼里的头牌,也不是谁家的小妾,而是当年那个恃宠而骄,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小姐。那个家族惨遭灭门也要忍辱负重,苟且偷生,只为一朝报仇的名将之女。
般若托着腮,静静地看着流霞。
看了很久,仿佛自己都已经睡了过去。
他在等流霞后悔。
这时候流霞要是有一丝丝的动摇,般若绝对不会妨碍她接着过小夫人衣食无忧的生活。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