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木

人生如此,将酒来。

【阴阳师同人文—青般】不疯魔不成佛03

写在前面:这是一个温油和尚攻拯救(收服)小可怜邪气受的故事。私设甚多。由于不清楚日本风貌于是擅自把二位设定成中国妖怪了。面具的设定大概是完全易容的那种感觉……总之不影响正常生活,吃饭说话做表情什么的就对了。以及本章小天使色诱和尚失败了,阿妈感到痛心疾首。

第三章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般若只记得最后的时候,那光消失了,道士被那业火烧成了灰烬,自己的手也没有了知觉。他仰面躺倒在密林里,看到了四散的飞鸟还有透过来的霞光——很温柔,很安静。

他在想这样死掉也不错,毕竟他是因为仇恨而死的。

黑暗中仿佛有零星金光,如同萤火闪耀在他眼前,带着令人安心的律动。

般若累了,缓缓闭上了眼睛。

 

般若是因为听见了念经声才醒来的。

老实说那声音并不烦人,因为念经的人声音很好听。低沉平稳,有条不紊地将经文一字字地认真念下去,仿佛可以念到地老天荒。可当般若发觉自己浑身都疼得使不上劲、怒从中来以后,才记起这认真的语气是谁的。

般若想要撑着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的右臂上缠了厚厚的一层纱布,身上仿佛也到处是伤口,此刻不知道又拉扯到了哪里,疼得他咧嘴。好不容易大汗淋漓地坐了起来,却又站不起来,般若只好大声地冲外面喊了一句:“死和尚!我知道是你!你到底耍的什么花样!”

外面的念经声果然停了,但是却并没有推门进来,而是走远了。

“你个死秃驴!我……”

般若还没骂完,僧人却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盆水,一个壶。僧人看了眼已经坐起来的般若,没有多说什么,仿佛也没有听见般若在骂他,而是从壶里倒了一杯水递到了般若面前。

般若没接,若是不是手受伤,此刻肯定会把水泼在地上。

僧人没说话,他喝了光手里那杯水,又把杯子放在旁边的水缸里洗了洗,重新倒上壶里的水,再递到般若面前,目光很是坚定。

“没毒。”

般若有些恍惚,他确认了一下自己还是带着面具。那么此刻在僧人眼里,他现在应该是相貌可憎的恶鬼才对,此时的自己不是应该被锁在什么阴冷潮湿的地牢里么。这干净温暖的床铺和面前的这杯热水是怎么回事?

般若不接,僧人也不打算收手。那目光虽然没有任何威胁压迫之力,但总让人难以拒绝。

算了,给你个面子。

般若接过了水,温度刚好,他正好也渴了。想到以这个和尚的能力能杀他早就杀了,犯不着这时候下毒,他才将那一大杯水一饮而尽。

僧人收回杯子,又把一条毛巾扔进盆子里洗了起来。

 “哎,我说和尚,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做什么?”

“躺下。”

“额……嗯?”

“脱衣服。”

“死和尚!你……”

“换药。”

“…………………………哼”

般若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平摊在床上。面具上呲牙咧嘴的表情不太好看。

僧人拧干了盆里的毛巾,把伤口上的纱布揭下来,小心地擦干净了流出来的脓水和药渣,才把新药换上去。

认真地就像他还在念经,那一个个伤口就是一个个的字,必须得用心念才能念好,否则就是天大的罪过。

般若看了身上的伤才知道自己伤的有多严重,那些被树枝划破的地方暂且不提,整个右臂都被烧焦了,显得非常狰狞。而且内息也非常不稳,这对妖来说简直是致命的。就算他那天没死,密林里的豺狼虎豹也不会让他活过第二天。

所以,是这个和尚救了他?

“和尚,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僧人把般若的衣服拉好,盖上了被子,带着盆子出去了。门一关,就连个沉默的背影都没留。

般若已经骂不动了,他认命地躺在床上,趁着这个和尚还不打算害他赶紧恢复精力才是要紧事。

结果还没睡着,那个和尚又推门进来了,手里还端着香喷喷的斋饭。

僧人把般若扶起来,自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床前,舀着手里的菜粥,吹了吹,把一勺粥递在般若嘴前。

“……”

般若背过脸去,面具下的脸红了起来。

“……”

“我不吃。”

话音刚落,般若肚子里就发出了咕噜声。干脆响亮。

僧人把勺子和碗往般若面前凑过去,显得更加坚持。般若再怎么扭头也没有用,菜粥的香气还是透过面具悠悠地钻进般若的鼻孔里。

般若此刻很害怕自己的肚子叫第二声。

“你出去,”般若面具下的脸和面具上的脸一样红,“我左手可以用。”

僧人没有动。

般若气鼓鼓地从被窝里掏出左手,抢过碗,并绕着碗圈稀里糊涂地喝了一大口,嘴角带着米粒瞪着那和尚。

僧人没有动。

般若只好扭过头接着呼噜呼噜地大口喝粥,拿出一副认真吃饭的好孩子模样。

僧人这才缓缓地起身,把那个装着馒头的碗放在床头,又坐在门外不远的地方念起经来。

吃饱喝足,般若心满意足地把那两个破碗往面前一扔。那个和尚就进来收碗。

般若忽然发现和尚表情有些严肃,眉头紧皱着,盯着他。

哎?这是,打算开口说正事了么?

僧人又皱着眉头看了看碗。

呀,惨了,米汤都流到被子上了。这和尚八成是个洁癖。

“我……”

僧人突然弯腰,用拇指揩去了般若嘴角的米粒,抿进般若嘴里。

“不可浪费。”

僧人收拾了碗,又拿出一床新被子换上。带着脏被子和脏碗出去了。

般若靠在床头上摸了摸吃饱的肚子,皱着眉头,看着门外,像是在思考什么。

“还是睡觉要紧。”

 

之后的几日都是如此。般若猜不透和尚的心思,但和尚似乎总能猜透他的。

那次般若只是多吃了一口山楂腌的小菜,下次和尚就带了冰糖葫芦来。那糖还是热的,看起来像和尚自己现做的。般若没忍住,把七颗山楂统统吞下了肚,连棍上的糖浆也舔了个干净,然后云淡风轻说了句,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糖葫芦。

于是下次和尚带来的冰糖葫芦上,有八颗山楂。

般若伤口愈合有时会很痒,但又不能抓。晚上痒得睡不着觉时,般若就能听见和尚坐在门外念经的声音,一准能给他念得昏昏欲睡。

就连般若实在无聊了,和尚都能赏脸多给他说几个字。

“哎,和尚,你法号什么?”般若虽然手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但已经可以下床四处蹦跶了。毕竟是妖,又成日里好吃好喝的,连身上都多了几两膘。

今天太阳不错,他无聊地蹲在门口看和尚打坐,左手抓着右手上的痂,又道:“其实叫你和尚也挺顺嘴的,但天底下的和尚这么多,我怕叫混了。毕竟像你这样的傻和尚全天底下没几个。”

和尚把般若的左手打掉,起身去拿了一串糖葫芦塞进般若左手里。

“我没有法号。”

是的,自从他袈裟染血,归入凡世之时,他就没有了法号。

“我说呢,”般若打量着和尚眼底的妖纹,“原来是个假和尚。”

般若舔着手里的糖葫芦,想了一会,道:“看你整日里穿青衫,就和那人间的书生一样,叫你阿青怎么样?”

和尚没有答话,接着坐回原样闭上了眼睛,算是默认了。

“我……叫般若,”般若犹豫了几下,“哈哈,挺好笑吧,我这种小鬼居然起了个这个名字,哈哈哈,开玩笑的了,你要是不喜欢,可以……”

“般若。”僧人睁开了眼睛,“挺好的名字。”

“咳,是么。”般若又开始咬着糖葫芦不说话了。

万里碧空如洗,黄叶都落尽了,初冬灿烂的阳光照在二人身上,无遮无拦。

“阿青啊,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当初你救我到底有什么企图呢。”

僧人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般若:“因为贫僧不知道怎么回答。贫僧对你并无企图。”

“没有企图?怎么可能?咳咳咳……”般若被冰糖葫芦呛着,一边咳着一边说,“无论是人还是妖还是别的什么,咳咳,做什么事情都是有企图的。”

僧人一边给他敲着背,一边回答:“贫僧救你只因为我是僧人。”

般若认真地看着和尚的眼睛。

“就这样?”

和尚认真地回答。

“就这样。”

“就算那天林子里躺的不是我而是什么阿猫阿狗你也会救?”

“会救。”

“如果那天那个死道士没死你也会救?”

“会救。”

“咔嚓”,般若手里的竹签子断了,露出锋利的茬口,接着,一粒豆大的血从般若左手的掌心流出,滴在了地上。

僧人皱了皱眉头,从自己上衣上撕下一角,给般若包扎伤口。

般若愣在那里,像感觉不到疼。他之前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塞塞的,好不容易适应了,现在又一下子被人抽空。

这感觉,好熟悉。

和尚的眼睛很清澈,像一潭秋水。般若在水中能看见自己的影子,狰狞的鬼面,獠牙和犄角。

般若忽然反握住青坊主的手,另一只手扶住青坊主的肩,期身上去。

“阿青啊,看在你我相处那么多日的份儿上,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般若握住青坊主的手放在自己的面具上。

“其实这只是个面具,你要不要拿下来看一眼我的真面目?”

青坊主没有动,从远处看去,就像这两个人在拥抱一样。

“其实,面具下的我比面具更丑恶。”般若笑起来,在面具上带着无比诡异狰狞的表情,“但是,也有人说很可爱。”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你的相貌对贫僧来说无所谓。”

般若听着这无比熟悉的话语,心中有些得意,他太熟悉之后的戏码,那是他无数次经历的桥段。

般若剥下自己的面具,露出一张白瓷娃娃般的面庞。金色的碎发散在他的额前,瓷质的皮肤在阳光下仿若透明,柔软的红唇娇艳欲滴,一双美目下左右各有三个小点,平添了一分风情。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

般若笑着,眨着眼睛,就像耀眼的星星,他开口问道:“这样看来,救我是不是要比救那死道士值?”

青坊主把般若从自己身上扒下来,说了一句:“并无二致。”

般若没来由的一阵水汽浮上双眸,伸出左爪子就在和尚脖子上来了一道。看着和尚脖子上慢慢渗血的伤口,般若红着眼睛,一字一句道:

“你救我一命,我留你一命。自此咱俩互不相欠!”

说完,便脚底运气,消失在了密林中。

小剧场: 

青坊主捂住自己脖子上的伤,有些感慨,他们两个必须用这种方式分别吗?

般若一边跑一边委屈,几百年前的那个人一样,死和尚也是一样,坏人,都是坏人,哼哼哼。

摸摸小天使,下次让和尚跟你把话说清楚。

评论(2)

热度(37)

  1. 🐋💨🌧☁格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