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木

人生如此,将酒来。

【陆花】风月相见知01

写在前面:

长篇。设定陆小凤十七,花满楼十六,江湖初逢。ooc,不虐。


第一章 彭半斤和彭八两

客栈里人很少,除了陆小凤之外只有两个人。

很好。因为陆小凤十七岁的时候,还不喜欢和别人坐在一起吃饭。

要说原因嘛,有很多。就比方说他现在兜里只有一两碎银加上50个铜板,只能够让自己吃饱饭,请不起别人;就比方说他现在的灵犀一指刚刚出师,弹不死自己,也弹不死别人。

可是明明有那么多张空桌子,客栈里的另两个人还是坐在了陆小凤面前。更糟糕的是,他们看上去既没钱吃饭,也很不好惹。

一个人身材魁梧,眼宽阔口,声如洪钟,谈话之间桌子都在微微颤抖;另一个人身形矫健,窄肩细腰,说话声音虽小,但吐字清晰有力。两人面容有三分相似,身材稍瘦的那个人更是管另一个人叫大哥,当真是兄弟两人。

陆小凤胳膊一揣,假装在四处看风景。

陆小凤只点了没有剥壳的煮鸡蛋。

他在外面只吃煮鸡蛋,只喝大茶壶里的茶水。十七岁的陆小凤不可谓不谨慎,如果不是这份谨慎,陆小凤可能也熬不到他可以潇洒喝酒的日子。

陆小凤接过小二手里盛着熟鸡蛋的盘子,给出自己手中早就算好的铜板,便起身要回自己的房中。

“这位小兄弟,能不能赏个脸,陪我们兄弟二人喝杯酒?”两人中的大哥突然说话了。

“这位小侠士,能不能给个面子,跟我们一起吃块肉?”另一位弟弟也放下手中茶水,笑盈盈地看着陆小凤。

“有人请我喝酒自然是好事,可是就是不知道这酒是什么酒?”陆小凤托着盘子纵身一跃,越过了大哥挡在他面前的一条如椽铁腿。“也不知这肉是还是什么肉。”陆小凤压低身形,又从那弟弟横档的身侧掠过。

“酒自然是好酒。”大哥长臂一伸,想将陆小凤自空中带回座位上。

“肉也自然是好肉。”弟弟抖开袖子,将板凳直直往陆小凤身上抛去。

“但是好酒总要有个来头才敢喝。”陆小凤堪堪擦过长臂,身形未稳,便将那前冲的力顺势化作掌力与那长臂相抗。大哥不堪其力,竟是硬生生地后退了半步。

“好肉也自然要报上名来。”陆小凤回身聚力,挡住了来势汹汹的木板凳,又一下飞踢回赠过去。

“在下彭半斤,愿请这位小兄弟喝彭家乐乎酒半斤。”自称彭半斤的人前进半步,举手作揖。

“在下彭八两,愿请这位小侠士吃彭家卤牛肉八两。”彭八两挡住来势汹汹的木板凳,长腿一勾,抱在手里,用袖子擦了擦凳子面,搁在原先的位置。

“在下陆小凤,有幸结识二位。”

陆小凤右手还举着那个盘子,盘子里的煮鸡蛋纹丝未动。

 

等到客栈的小二从后院跑到前面来看到正在吃吃喝喝的三人的时候,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小二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一定是今天老板娘给的饭不够吃,把自己饿的胡思乱想了。

彭家兄弟的酒肉是从自己包裹里拿出来的,放在陆小凤面前之前,还特意尝了一两口,以示无毒。

彭家兄弟的名字陆小凤是听说过的。两人分别是彭家镖局的大公子和二公子,也是现在彭家镖局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彭家兄弟年纪也都不大,可是威望却很高,原因就在于他们虽然也是行走江湖、刀尖上舔血的人,却意外的待人有礼,喜欢结交朋友。凡是他们认定的人,他们就会请那个人喝半斤彭家酒,吃八两彭家肉,这也只有彭家人的朋友才能享受到这般美味,所以和彭家人做朋友,也成了江湖人一种莫大的荣誉。

“这酒怎么样?”彭半斤开口。

“这肉是不是很不错?”彭八两问道。

陆小凤一笑,不禁道:“酒是好酒,肉也是好肉,可是二位刚刚为什么要对陆某出手呢?”

“自然是要为这好酒好肉寻一个好的葬身之地啊。”彭半斤举起酒杯就是一大口酒下肚,“哈,好酒!”

“找到能一起开开心心吃肉喝酒的酒肉朋友,也是件难事啊。嗯,好肉。”彭八两一边嚼着牛肉,一边自顾自地说道。

陆小凤挑挑眉毛,也夹了一大筷子肉,塞进了嘴里。

世人都道酒肉朋友最是无情,但是在这无情的江湖能遇到不错的酒肉朋友,喝一杯热乎乎的酒,大嚼牛肉,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陆兄,你不是也是要参加那花家的比武大会的吧。”彭半斤擦擦嘴,开口问道。

“嗯。”

“啊,真的是啊,这次花家比武,真是吸引了不少人呢,连陆兄弟这种身手的人居然也千里迢迢来赴会了。”

彭八两很早就停筷了,他道:“大哥,你不觉得奇怪么。”

“哪里奇怪了?”

“有人参加花家比武是为了大笔钱财,有人是为了一个响亮的名头,我看陆兄……啊,对了,陆兄你一定是去看个热闹,试试身手的对不对?”

“不,我也是为了大笔的钱财和一个响亮的名头。”陆小凤笑着转着酒杯。

彭八两脸上露出不信的表情,刚想再开口,却被彭半斤打断了。

彭半斤抹了把脸,道:“陆兄做事自有分寸,我们猜来猜去的也没什么意思,罢了,陆兄,我们也急着赶路,先行一步,日后有缘再会了,告辞。”

 

陆小凤目送彭家兄弟两人骑马绝尘而去,他们没有在押镖,那自然在去接镖的路上。仔细想想,江城里的大户人家虽多,但是能雇用得起彭家镖局的,好像也只有花家了。

花家。

陆小凤摸了摸自己唇上的青色的胡子茬,已然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了。

 

江城位于江南风水肥沃之地,长江分支绕城而行,城南城西皆是良田,城东临海,渔船早出晚归,年年丰收有余。街上商人来往,络绎不绝,叫卖声,拉客声,充满了陆小凤的耳朵。陆小凤随着拥挤的人群慢慢地往前挪,心里自是欣喜不已,毕竟上次他来到这个街道的时候,还是三年前。

陆小凤到了江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一间棺材店。

各家店都热闹的很,唯独棺材店前,连只鸟都不停。

棺材店门口的小老头佝偻在门口叼着烟袋,一双眼睛灰色的,直勾勾地盯着门前干净的青石板,缓缓地吐着烟,丝毫没注意到进来的陆小凤。

“老板,你们店里最便宜的薄皮棺材在哪。”

小老儿指了指店最边角的一个地方。

“谢了。”

老头没回答,接着抽烟。

陆小凤独自一人往店最深处走去,外面的光到这边像是被隔断了,竟是一丝丝都照不进来。一路上还堆着些纸人纸马,陆小凤不得不边走边收拾,才能开出一条路来。掀开深蓝色的破布门帘,拨开眼前乱七八糟的蛛网,内间阴森森的,里面果然放了个薄皮棺材。

陆小凤推开棺材盖,飞起的尘埃呛得陆小凤直咳嗽。

棺材里面躺了一个面色青白的姑娘,穿着素色的长裙,双眼紧闭,但看得出生前面目清秀可人。

陆小凤伸手便是往姑娘胸前一探,摸出了两张银票。

“谢了啊。”

陆小凤把银票揣进了自己怀里就要走,棺材里的女尸却突然张开了眼睛,幽幽地长叹一声。

“陆小鸡你个乌龟王八蛋!你要敢说出去我就偷得你光着屁股在江城里乱逛!”

“嗯,不会说出去的。”陆小凤回头补了一句,“不会说出去你穿女装的。”

司空摘星“嘭”地从棺材里弹起来,抓着陆小凤的领子,恶狠狠地看着他:“其实你手里拿的是我偷来的赃款。”

“那又怎样,你欠我的钱,我便拿回来,钱是无辜的。”陆小凤耸耸肩,鬼使神差地摸了一把司空摘星的脸,“哎,摸了一手粉,你要是少擦点粉,涂点胭脂,我今晚上便请你喝酒了。”

“你要是还有命回来,我便请你喝酒。”

 

陆小凤在比武台上已经赢了三个人了,今天的比武算是结束了。明天最后一战,陆小凤瞥了眼一下明天的对手,忽然头疼了起来。因为那个人实在是长得很丑,辣眼睛的那种。

他的五官几乎像是融化在他脸上的,你甚至分不清他的眼睛和鼻子在哪里,眼角耷拉着直到颧骨,鼻梁像是整个被人砍下来了一样。从脸的正中间横劈过去的一刀伤疤,像是要把他整个头砍西瓜一样的砍断,但是这人偏偏还没有死,,还露着一口大黄牙朝陆小凤笑着。

陆小凤点头回礼。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刀挨到脸上,一是江湖阅历的象征,二也逼得对手不能直视,在战斗中失去了洞察的先机。

但是陆小凤在意的倒不是这些,陆小凤在意的是,那个人的武器是铁链锤,铁链是绕在右手上的,锤也是拿到右手里的,但他的左手食指上却也有一个很大的茧子。

 

“今天的比武进行的怎么样?”发话的是花家五少爷,五爷今年刚过而立,正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

“回少爷,一切按计划进行。”答话的是花家的三管家,三管家出身武林世家,早年受花家恩惠,之后就一直留在江城为花家打理各种事务,“花家毕竟江南富庶之首,此次给出的奖品也足够丰厚,江湖上不少好手云集于此,前三日,在下也看到了不少身手极好的人惜败,此次能顺利胜出的人一定能保得七少爷周全。”

“嗯。有劳黎叔了。”花满楼开口道。

“七少爷。”三管家刚刚没有意识到花满楼从门口进来,此时连忙作揖,又顺势想过去扶少爷一把。

“免礼。”花满楼挥了挥手,“满楼之前说过了,这府里的一亩三分地,还不需要有人扶,多谢黎叔了。”

“啊,哪里,哪里。”黎叔耳根子通红,知道自己犯了大忌,一时手脚都不知往哪搁。

要说起自家这个七少爷啊,虽然眼盲,但是却极其聪慧,胜过很多有视力的人,也因此特别在意别人因为他眼盲而去帮助他。黎叔做管家也有两年了,刚来时就忍不住过去扶上两把,到现在,看到门槛啊,地上乱放的水桶啊,黎叔还是忍不住过去提醒一下,反而像做了多余的事一般。

花无叶摇了摇头,道:“怪不得七童不愿你做他的保镖,你退下吧。”

黎叔行了礼便退下了。

“五哥。”

“嗯,你坐吧。”

花满楼自然地在旁边一把凳子上落了座。

“五哥,这次参加比武的人知道他们会有机会被聘为花家的保镖么。”

“暂时还不知道,如果提前宣扬出去,肯定会有人别有用心。”

花满楼沉默了一会,道:“明天的比武我想去看看。”

“你要去?”花无叶眉头紧皱,最后还是开口道,“嗯,去吧,毕竟是给七弟挑侍卫,还是七弟亲自去看着为好。恰巧我明日无事,陪你一起去。”

花满楼微微勾起了唇角,道:“谢谢五哥。”

花无叶看着坐在凳子上的花满楼,今年满楼刚刚十六岁,其他大户人家公子十六岁都正是意气风发,高头大马,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时候,可是自家的弟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盲,一直安静内敛,从不惹是生非,幼稚的脸上反倒显出一丝稳重来。此时天上一朵云飘开,一束光投进堂里来,照在花满楼的一身白衣上,端的如谪仙一般。如果说花无叶的英俊如同一株绿树,在阳光下油绿锃亮;花满楼便像一块刚刚露出一角的美玉,包在石皮里,温润而有光泽,更有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美。

而就是这个安静的弟弟,一天却忽然在家宴上提出要跟一次花家的镖。

说笑声停了,吃饭的众人纷纷把筷子收了回来,眼神落在花家老爷身上。

人们都以为花家老爷会拒绝的。

人人都知花家老爷最爱这幺儿,更心疼他的眼疾,连平时出门都要派很多随从小心跟着,又怎么会允许他去跟一趟险象环生,吉凶未卜的镖呢。

可事情总有偶然,花家老爷眼也没抬,说道:“你已成年了,想去便去吧。大家接着吃饭。”

没有一个人动筷。

花满楼的哥哥姐姐们都觉得花家老爷是老糊涂了,各种方式明里暗里劝了很多次,没想到花家老爷却是坚定地不肯收回允诺。最终不得已之下,双方各退一步。

花满楼想去跟镖谈生意可以,但是要请最好的镖局,选一趟最安全的镖,还要有一个武功高强的江湖中人跟从才行。

本来三管家也在跟随之列的,但七公子道江城花家的大事小事都要靠黎叔操劳,此次要去的曲塘钱家也是花家的老伙伴了,自己在家时就和钱家少爷打过几次招呼,做过几次生意,无需黎叔劳神。

花无叶拍了拍黎叔的肩膀,不要太伤心,七童一直不喜欢您,您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了,选保镖的比武大会还得是您来呢,快去准备吧。

黎叔抹了一把沧桑的脸,去了。


评论(14)

热度(40)

  1. 蓝二哥哥格木 转载了此文字
  2. 奋斗的胖月貅格木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最喜欢这种江湖初遇的桥段了!你未成名我未老,少年携手纵马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