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木

人生如此,将酒来。

【陆花】我欲与君(楔子)

这世界上所有的搞事情,都不过是一个孤独的灵魂遇见了另一个孤独的灵魂。——列夫托尔斯泰·格木

 

陆小凤今年十四岁,实打实的十四岁,因为今天是他的十四岁生日。

但今天的陆小凤并不关心什么生日不生日的事情,反正他也已经有很久没有过生日或是收到礼物了,今天的他只关心怎么在这个烂泥地里安静地过夜。

是的,烂泥地。

陆小凤现在就蹲在烂泥地里,稚气的脸上还没长起胡须,满脸灰泥,头发上还挂着根草,衣服也是臭烘烘的。十几年之后,会有人常说,陆小凤就像那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但那人估计没有想到,陆小凤从小就是蹲在烂泥里和茅坑里的石头并肩长大的。

陆小凤三天前遇到了司空摘星,司空摘星当时正趴在一根树枝上望着一家当铺。他和陆小凤打赌,如果陆小凤的灵犀一指能在账房先生转身的瞬间把算盘从台子上偷下来,司空摘星就睡三天烂泥潭;如果不能,陆小凤就得睡三天烂泥潭。

今天就是那三天的最后一天。

陆小凤吹了吹挂在自己额头上的那根枯草,假装很不在意的样子,假装他没有在自己被当铺的人轰出来之后看到司空摘星潜入到了当铺仓库的样子。

陆小凤此时很是自在。

夏天的夜色来的格外晚,此刻的天空晴明,却闪着一两颗极璀璨的星子,城里的高楼上了灯火,郊外的烂泥潭有点冷,陆小凤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谁!”

“谁!”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

烂泥里的陆小凤突然睁眼,便看见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一个小孩正站在他面前,离他蹲的地方只有一步之遥。在荒无人烟的郊外小路上游荡了很久的花满楼方才听到一些声响,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小动物,没想到这里睡的竟然是一个人。

陆小凤揉了揉自己略带困意的眼,愣了一会儿,猛地从烂泥里跳出来,对着面前这个公子哥大喊: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

回应陆小凤的是突然响起的一波蝉鸣和花满楼沉默之后的一声轻笑。

陆小凤摇摇头,也觉得自己非常可笑。莫非在烂泥里睡得时间太长了,连脑子也睡成一摊烂泥了?

陆小凤清清嗓子,拍拍身上的泥土,问道:“这位公子,天黑路窄,可还是要赶路?”

自然不可能是赶路的,陆小凤趁着月色和城里的灯光打量着面前这个瓷娃娃一样好看的人,衣着虽看着朴素,用的却是最好的布料,头上那根素玉簪子,少说也得五两银子,大抵是哪家的贵公子在路上走丢了,或是贪玩跑了出来。

“已经天黑了?”花满楼好看的眉头皱了皱。

 

花满楼今年十三岁,他今天从家里仆人眼底下溜出来只是为了证明一件事——即便他看不见,他也能自己出去逛一圈,然后找到回家的路。

花满楼逛着逛着,周围的人声越来越少。起初花满楼还以为是日近黄昏,大家都收拾东西回家了,不想就这么回去的花满楼还是一直往下走,直到后来脚下的路越来越泥泞,人声几乎没有了,花满楼才知道自己逛出了城。而且,据这个刚从烂泥潭里蹦出来的人说,此刻已经天黑了。

糟了,花家的人怕是已经开始出来找他了。

“既然天黑了,那花某便要回去了。方才多有打扰,抱歉。”小花满楼作了个揖,就在要转身的时候,被一只手拉住了。

陆小凤把手放在花满楼面前,小心地挥了挥:“你自己能回去么?”

花满楼此刻最不愿意听见的大概就是这句话了。

但无所谓,他听过类似的话已经太多了,他知道那些人都是为了他好,花满楼又总是能处处为别人着想。

所以花满楼笑了一声,答道:“花某虽然看不见,但是回去的路还是记得的,这位仁兄不必担心。”

“担心?我不担心。”陆小凤抬头看了眼夜空中的满月,月光正洒在面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少年的脸上。少年话语里的疏离让陆小凤意识到了自己刚刚说错了话,但对方却也没有很生气,依然笑得很好看,陆小凤不由得生成几分喜欢来。

陆小凤一直很喜欢笑得好看的人。可他一辈子见到的这样的人不多,花满楼就是其中一个。

“我不担心花兄。我姓陆,叫陆小凤。今天是我生日,想请花兄陪我喝杯酒,不知能否赏脸啊。”

花满楼被这突如其来的邀请搞得莫名其妙,但是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问道:“你当真想请我陪你喝酒?”

“当真,”陆小凤一把把自己头上的枯草薅下来,拉着花满楼就往一个方向走,“不仅有酒,还有肉,花兄定不会失望的。”

还有这皎洁的月色,和这笑得很是好看的人儿。

 

陆小凤一共抓了两只野ji,摘了五个野果,然后从河边的大槐树根下刨出了两坛淡酒。陆小凤边烤ji边想,这大概是他过的最好的一个生日。

成年后的陆小凤朋友遍天下,他知道去哪吃最好吃的粽子,去哪找最好喝的酒,但是在他朋友遍天下之前,陆小凤也有一段自己给自己烤ji吃的时光,而且还烤的很是样子。扑鼻的香气让走了一下午路粒米未进的花满楼此刻感到非常的饿。

陆小凤把烤ji的木杆往花满楼手里一塞,道:“你先帮我烤着,我下河洗个澡。”

然后花满楼就听见了脱衣服的声音,和跳入河里的噗通一声。

花满楼拿着手里的木杆,往有火的地方凑了凑。夏天很热,但花满楼倒是很喜欢坐在火边烤ji似的,耐心地举着木杆。他侧耳听见油脂在ji皮上烤的噼啪响,时不时的转一下,香气就从那ji肉里满溢出来。

“啊,好香!”陆小凤顺着香味从河里游上来,把长发往身后一甩,擦了把脸上的水,凑近了好好看了一下,“能吃了,我要这只,你吃那只。”

陆小凤拿了自己那份,就在旁边一坐,吹了起来。

“嚯嚯嚯,好烫。”

花满楼拿着木杆闻了一闻,很香,花满楼也很饿,但他却不知怎么下口。

陆小凤见状,上去先一把把ji屁股给揪下来,扔在了旁边,“这是ji屁股,不好吃,”又撕下一块ji腿肉,放在花满楼鼻子下面,“这个好吃,你先吃这个,直接下嘴就行。”

花满楼犹豫地张开嘴,陆小凤不由分说地就把那块肉送到花满楼嘴里。

“好吃么?”陆小凤舔着手指问。

“唔,好吃……真的好吃。”花满楼斯文的嚼着,嚼完这一口之后便无师自通地开始对着整只ji啃了起来。

陆小凤嘿嘿地笑着,也开始埋头吃ji。

这是花满楼第一次在荒郊野岭就着篝火吃饭,第一次没有仆人在旁伺候,第一次饿了这么久,第一次吃自己烤的ji。

花满楼觉得这ji好吃极了,简直是人间极品,他简直想吃一辈子这样的ji。

十三岁的花满楼这样想着,这个叫陆小凤的人这里,有极好吃的烤ji。二十三岁的花满楼总觉得,那些叫陆小凤陆小ji的人,一定也听说过陆小凤烤ji的本领。

“还有酒。”陆小凤把开了封的酒坛送到花满楼面前,“喝。”

花满楼闻着酒味,皱了下眉头。陆小凤刚刚意识到他面前这位富家公子哥可不是和他一样混在外面的野孩子,拿着酒坛的手便要收回来。

“不喝也没……”

“多谢。”小花满楼咽下了一口ji肉,便将酒坛接过来,灌了一大口,“嘶,好辣……望陆兄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哈哈,”陆小凤拎起自己的一坛酒,“这话等我成了老头子再说吧。”

花满楼偏着头,望着陆小凤的方向。

“等你成了老头子那日,我还能见着你吗?”

陆小凤喝了一口酒,道:“怕是见不着了,哈哈。所以花兄这话说的正是时候,就算是提前给我的八十大寿祝礼了。”

花满楼沉默了一会,道:“陆兄还不知道我名字吧,我……”

“别说,”陆小凤摆摆手,“萍水相逢,有些事情不知道总比知道好。”

花满楼有些失落。他姓花,是江南“但见繁花处,便是到花家”的花家七童,只要他开口,他父亲断然不会拒绝让陆小凤做一个门客。

陆小凤也自然知道这个人姓花,而且极有可能就是花家的公子。但陆小凤此刻却不愿他是花家的公子,只愿他现在是个能陪自己喝酒的人。

花满楼随后笑了一笑,他此生最不愿意的,大概就是他父亲因着他眼盲而处处娇惯他,照顾他了,他也不愿这自在安宁的野凤凰被关进哪个金笼里。于是花满楼便把自己此刻的小心事,和着一大口酒,吞了下去。

陆小凤看见了花满楼的神色,未曾多言,只是举起酒坛和花满楼的酒坛碰了一下。

“酒一杯,敬花兄,自此天南地北,亦记今夜月明。”

花满楼笑了,一个好看的酒窝在脸上绽开,脸上已泛起了几分微醺。

“一杯酒,敬陆兄,来日江湖路远,再叙今日情长。”

陆小凤提起酒坛大喝一口,道:“哈哈,好……好酒,好久没喝那么痛快了。”

花满楼也跟着喝了一口酒,微凉的夏风都吹不走花满楼脸上的醉意。

 

月色皎洁,花满楼已然醉了。

陆小凤本想这公子哥看着瘦弱,定然吃不完一整只ji,没想到花满楼虽然吃饭斯文,细嚼慢咽的,还是把一只ji吃的很干净。倒是不胜酒力,才喝了小半坛酒,便已经醉了。

陆小凤把空酒坛一扔,叼着根ji骨头,斜眼看着在一旁睡着的花满楼。

有些人认识了十年,却好像陌生人一样;有些人明明刚刚还是陌生人,却好像已经认识了十年。

花满楼生得很干净,眉目里说不出哪里特别好看,却是很顺眼。哪怕现在衣服上和陆小凤一样沾了灰,挂着草,却也带着一种谪仙的轻灵静美,但不疏离。花满楼就像那春天绽放的花,开的美,开的香,任谁都能来欣赏,都能从花满楼这里得到好心情。

这样的花满楼也很累吧。

陆小凤想着,忍不住往花满楼这边凑了一下。

明明眼盲,却又逞能的自己出来;不想别人担心自己,却又不忍伤害到别人的好意。这样心思细密,事事都要考虑周全的话,也会很累吧。

这样的人,陆小凤还是第一次见。

不知不觉,陆小凤已经和花满楼靠得极近了,陆小凤甚至能感到花满楼略带花香的鼻息扑在自己脸上。花满楼还在睡,酒后的人总是睡得很沉,很静。一片乌云挡住了月光,夜色开始暧昧起来。

“怎么了?”花满楼虽然看不见,但还是习惯性地睁开眼睛。他伸出来的手准确无误地抚上了陆小凤的脸颊,摸得陆小凤一个猝不及防。

一个机灵,陆小凤的酒醒了一半,才发现自己居然就这样手撑在花满楼身侧,一脸痴汉像地盯着人家的脸发呆,此刻还老老实实地让人家摸脸。陆小凤心里咯噔一下,就要跳起来,却又发出了嗷的一声惨叫。

他被花满楼揪住耳朵了。

“啊啊啊,疼疼疼,你干嘛……”陆小凤呲牙咧嘴的,却又理亏,毕竟他耍流氓在前。

“我想知道你什么样子,别动。”花满楼的小手又抚上了陆小凤的脸,陆小凤像是石化了似的突然不动了,花满楼这才笑着,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把陆小凤的脸从上到下摸了一遍。

嗯,眉骨很高,鼻子也很挺,有点婴儿肥,下巴却是尖尖的,很好。

花满楼忽然又笑了。

“你……好了没啊。”陆小凤的平板支撑已经快撑不住了。

“好了。”花满楼道。

陆小凤像是解放了一样腾地从花满楼身上弹了起来,一跳老远,摸着自己滚烫的脸,恨不得此刻就钻进地里。花满楼却像没事一样坐起来,听着陆小凤那边的动静。

“你长得很好。”

“别说了……”

“你刚刚脸特别烫。”

“别说……”

“心跳也特别快。”

“啊!”

陆小凤双手抱头,揪着自己的头发,彻底地蹲在了地上。他想解释,但是根本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啊,他这么尴尬是为了什么啊。

花满楼若有所思地,又补了一句:“你是不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穿衣服?”

陆小凤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地吐出来,道:“花兄,夜也深了,我估计你家人都在很焦急地找你。”一边说,陆小凤一边默默地穿上了一件已经晾干的衣服。

花满楼听到这句逐客令先是一愣,之后又宛然笑了起来。

“是啊,该走了。”花满楼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泥土,“多谢款待,告辞。”

 

花满楼走了,陆小凤没有追上来。花满楼知道,那不是因为冷漠,而是陆小凤相信自己能一个人走回去。那是花满楼人生之中认识的第一个不把自己当瞎子的人。

陆小凤留在原地发呆,花满楼转身就走没有任何犹豫。陆小凤知道,那不是因为无情,而是花满楼相信此刻潦倒的自己不需要怜悯和善举。那是陆小凤人生之中认识的第一个不把自己当臭乞丐臭流氓的人。

 

世界上所有的搞事情,都莫过于一个孤独的灵魂遇见了另一个孤独的灵魂。

从而相知相识,从而惺惺相惜。

任过客无数,任江湖路远,都挡不住那句“我欲与君相知”。

 ---------------------------------------------------------------------------

“大家好,我是死木头的硬盘,这篇文章虽然叫楔子,但是完全不知道会不会有后文呢,毕竟我这里没有找到任何的大纲和后文~”

“瞎说!明明就是被你吃了!”

“才没有呢!死木头又甩锅给我,┭┮﹏┭┮”

评论(1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