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木

人生如此,将酒来。

【青般】不疯魔不成佛12

第十二章 善因善果

“真可惜,你打错算盘了。”般若冷哼了一声。

出尘挑起了眉。

“没用的,阿青这个人啊,可是一心修行的老实和尚呢。”般若勾了勾嘴角,“只不过是我一直在单方面缠着他罢了,若不是我此时此刻心甘情愿自投你的罗网,他还不知道要怎么摆脱我吧。”

“可我听说的是,还没有一个人能不陷入你的媚术之中呢。”出尘与般若平视,抓起般若赤裸的脚踝,上面已被铁链勒出一圈红印。

“只有他不行。”般若从出尘手中抽出了脚,“他就是个死不开窍的迂腐和尚,怎么勾引都不上钩。”

出尘笑了,看着倔强的般若,用手指勾着他的金发:“般若,你在心痛。”

般若狠狠地在那手指上咬了一口,之后吐了嘴里的血腥味把头别开,道:“别在我身上白费力气了,那个和尚肯定找其他的什么深山老林里接着修行去了,我要是你就不会再接着在这里浪费时间。”

出尘没有生气,就好像刚刚只是被自己的小宠物咬了一下,舔了舔手指上的血,道:“那好,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在浪费时间。”

出尘回到原位坐着,接着喝茶。

 

不得不说,有那么一瞬间,般若希望自己没有说对。

阿青会回来救他,然后两个人浴血奋战,无论逃得出去逃不出去,至少般若能肯定阿青肯定是在乎他的。很在乎很在乎,连死都不怕的那种在乎。今世能死在阿青的怀抱里,大概也不会特别冷吧。

可惜这种戏文里的情节终究还是发生在戏里才会觉得美,般若也不是非得需要情郎以死相誓的小姑娘。

般若不想阿青来,而且,阿青到目前为止也确实没有来救他。

嗯,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般若很开心。

 

出尘手下的弟子偶尔会过来汇报一些事情,这时出尘都会皱着眉头出门去,听完汇报、安排完事情才回来。般若拼劲全力的竖起耳朵,也只能听到只言片语,大抵是和阿青有关的。

难不成这人和这那和尚有什么恩怨?

也是,毕竟阿青也曾经是老家附近山上的和尚,说不定在自己还没开窍的岁月里,他曾经的哥哥和这和尚发生过什么爱恨情仇的争执之类的。自家和尚长得也还算帅气,莫不是抢了出尘道长的初恋?啧啧。

般若为自己的联想叹了口气,抬了抬自己酸痛的肩膀,挪了挪在冰冷的地板上坐痛了的屁股,觉得自己真的很有本事可以苦中作乐。可是除此之外,般若也确实做不了什么。

自己身上的镣铐一刻也没解下来过,出尘的手下也一律不许近般若的身,般若也没法找到任何破绽,连三餐都是出尘亲自送来,半喂半胁迫的给般若吃下去。当然,喂饭的时候,出尘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般若进行洗脑灌输,希望般若能助他找到青坊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出尘蹲下来,对视着般若。

“什么?”般若瞪着他,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快七天了,般若已经快要到极限了,阿青不仅没出现,连点风声都没有,他不相信出尘待在还能沉得住气。

“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和尚。”

“哼,”般若讽刺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大师,我想的不是这个。我想的是,你已经在这里待了七天没有任何收获了,再等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最后赢的人,是我。”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特别清高?”

“什么?清高?我才……”

“你为了你的爱的人宁愿以身犯险,为他争取逃跑的时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做得特别对,简直就像戏文里那痴情的小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做了个了不起的大牺牲,所以成了个大好人?”

“哼,搞笑,我爱怎样怎样,你管得着么?”

“可你心里其实明白,你和我是一样的人。我们可以为了自己的欲望变得无比的自私、贪婪、可怖。你可以杀人放火,抱着爱的名义让自己手上沾满他人的鲜血;我可以无耻耍赖,用最卑鄙的手段得到我想要的。你看,般若,咱们两个才是一种人。你之所以会想留在青坊主身边,是因为你以为在他身边你就能变成像他一样的人,你就可以掩盖掉你恶鬼的身份,做个好人。”

“可惜我不能……”

“对,你不能。”

出尘盯着般若的眼睛。一双黑色的蛇瞳,仿佛要把般若拉入深渊。

“你只能跟着我,恶鬼和恶人在一起,才是出路。”

 

般若把头偏向一边,他不得不承认,他在某一个瞬间动摇了。

 

出尘居高临下地看着般若,他自然捕捉到了般若那闪烁的眼神,他知道自己的劝说有了效果,心里甚是得意。

当年的小丑八怪使劲往他身上蹭的时候他不稀罕,可是当小丑八怪变成诱人尤物的时候,这尤物又不稀罕他这老主顾了。若是一般人,叹一声人心叵测也就算了,可出尘不一样,他要捏着这个人的下巴,让这人的眼里只有他一人;把这人捆起来,捆到心服口服再也不想走。般若是他的所有物,无论是喜欢地恨不得含在嘴里,还是厌恶到把他踩到脚下让他哭,都是出尘一人的。

他不得不再次感谢去年那个死在般若手下的小道士,让他找到了般若,还顺道找到了妖僧青坊主。

虽然有了怨气为助的出尘现在可以蔑视大部分的妖怪,可毕竟自己还是肉体凡身,虽然凭着一些长生之术勉强维持着自己的体态,但和刚开始修炼的他相比已是面目全非,如果可以,他也想成为魔,成为一个真真正正,没有肉体、没有痛苦、也不用担心生老病死的魔。可是凡人成魔谈何容易,最容易的,就是找一个凡人成魔的人,然后吞下他的妖丹,妖力修为自然就会转到他身上。

而从凡人变成妖的,青坊主就是一个。

 

 

天将暮,般若被捆在屋子里有整整七日了,已是黑白不分,日月不明。受人所制,他一直强迫自己尽力保持清醒,但是现在,他还是忍不住睡了过去。

梦里有棵菩提树,树下坐着个和尚。

般若几乎是发了疯一样的跑过去,哪怕他知道,那人只是长得像青坊主,却不是他的阿青。

可是那和尚只是专心念经,根本看不见他眼前的般若。

手上那串白玉菩提子已经被磨得小了一圈,而且每粒珠子上都有裂痕。

般若忽然想起这和尚痴人说梦般的自语,这串菩提子销毁之时,便是他成佛之日。

照这个说法,这和尚马上就能成佛了。

真不容易。

般若看着那酷似青坊主的眉眼,替他开心,不知怎么,又有点失落。

等这和尚成佛了,自己还能在梦里遇见他么。

 

今晚的月光很亮,照无眠。

般若靠在墙上,想着那个梦,再也睡不着。盯着门口,他忽然想起那个自己受了重伤的夜晚,门拉开一条缝,般若能看见清亮的月光照在青坊主的白发上,熠熠生辉。青坊主在门口打坐,守着自己。般若对青坊主说,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请让我做你成佛路上的劫。

般若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却牵起了心脏的一次抽痛。什么成佛路上的劫,真是好笑。果然他们彼此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劫难过了,该结束了。一日为恶鬼,便要终身行走在地狱的业火中,就不该有这些天真的妄想的,是他错了。

出尘晚上睡在他的马车里,里面有丝绒软垫和厚实的毛毯,是和尚的木板床远远比不上的。他的手下们则轮班看守在般若的门前和马车周围,还有半柱香的时间就要换下一班了,值班的守卫都处在最困顿的时候。般若便开始小心翼翼地将妖力注入到镣铐里,期望镣铐能解开,但因为这样做会让链子发出轻微的响声,所以般若只有在晚上才敢很小心的做。

链子窸窸窣窣地响着,般若十分专注,因为他感觉有一节铁环已经有些松动,这些天来的努力果然有用。

突然,般若停了下来,屋子里突然安静了,链子最后发出了一点声响。般若听见了很轻的脚步声,而且正在慢慢向这边靠近。

会是谁?是……阿青么?还是其他的什么人?

般若绷起了每一根神经,仔细听着这脚步声。

 

“般若弟弟,姐姐来看你了。”

般若猛地转头。

“三尾姐姐?”

 

第二天一清早,般若还没醒,便朦朦胧胧地听见收拾行装的声音,出尘进来一推门,般若趁机往外面一看,才发现原来支起的火炉和帐篷都收起来了,一大帮人沉默而有序的收拾着,像是要离开此地。

“呦,出尘道长终于放弃愚蠢的执念了么?”

出尘目光如寒冰,正逼视着般若。

“正好,我也打算放弃自己的执念了。”

“什么?”出尘原本愤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我昨天想了一晚,我觉得跟着你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不是一个会难为自己的人,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出尘挑了挑眉毛,表示怀疑。般若勾勾嘴角示意出尘凑过来。般若无力地靠在出尘的肩膀上,轻轻地往出尘脖子里呵着热气。

“你松开的我链子,我就能为你做一点我擅长的事。”

 

般若乖巧的样子让出尘十分受用。

出尘解开了般若钉在墙上的镣铐,却始终没有解开他的手铐。他终究还是不放心,多疑是他的本性。

这点般若也是早已料到一般,也不多说,反而是坦坦荡荡地将那副手铐露了出来,冰冷的金属拷在他晶莹细腻的肌肤上,每走一步就发出玎玲声,昭示着主人的存在。

很诱惑。想让人把他按在身下蹂躏成全身红色,让他的嘴唇咬出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出尘摸着下巴,如此想着。

然而现在并不是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的好时机。

出尘之所以现在如此着急的回去,不仅仅是因为这七天内毫无收获,还因为他不得不回去。

出尘现在肉身全靠他华宝鼎的那朵太岁撑着,每九日就得回去修补一次肉身。现在已是第八日,再算上路程,确实不能再拖了,更何况,他现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的手下们手脚很是麻利,目测很快就能收拾好出发。他又安排了两个人守在此地,以防青坊主后来又出现,同时这两个人修为也很高,最少可以试探一下青坊主的深浅。另外安排了三人巡逻四周,追寻青坊主的痕迹。那和尚的妖丹,他志在必得。

明明安排好了一切,出尘的心里却莫名的有些慌乱。他下意识里觉得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事情的发展已经偏离他的预期太远了。可是,又是哪里不对呢?

出尘看了眼般若,般若还是很乖顺的立在他身旁。他手中的链子一牵,般若便踉跄地往前走一步。这让出尘多少找回了些自信。

出尘坐上了马车,等着他的手下做最后的准备。

他斜眼看着一直垂着头的般若,一把拉进怀里,便开始粗暴地扯他的衣服。

般若心中一惊,稍微挣扎了一下,嘴里哼哼几声,就不再动弹,反而顺从地将腿缠上出尘的腰。

这反应让出尘很是满意。

如果是从前,那个般若还会口口声声喊哥哥的年代,如果他想要的话,般若大概也会这样乖顺羞涩地满足他吧。可惜他错过了,错过了几百年,但是无妨,他总算把属于他的东西又拿回来了。

般若的衣服已经被扯开,露出圆润的肩头和大片雪白的皮肤,出尘一口咬在般若锁骨上,浅浅地啃噬着,道:“叫声哥哥来听听,叫得可爱点,让马车外的人都听得到。”让他们都知道,你是我的娈童。

马车的门帘没有拉上,车内的声音无遮无拦地传了出来,围在马车外的手下们眼观鼻,鼻观心,布料摩擦的声音和男童的轻声呻吟让他们脑子有点发胀。

出尘的声音如同蛇信般撩拨着般若的耳朵,轻声道:“看来那个和尚是真的没来,好遗憾啊,该请他一起欣赏你现在的样子的。”

“出……出尘道长!”

一个鼻子尖疯狂冒汗的手下此刻正跪在马车前,头都要埋进了土里。

“嗯?怎么了?”出尘慵懒的回道,还在轻轻地舔着般若的耳朵。

“大……大事不好了。”

ps。及时刹车,交通安全,从我做起。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