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木

人生如此,将酒来。

【青般】不疯魔不成佛11

第十一章 久未相见

“呐,再给你一只草蚱蜢,你还喜欢吗?”

般若不知道。他抬起眼,端详着那张陌生的脸庞,只有紧锁的瞳孔里还能看出一点点过去的样子。那曾是,他的哥哥啊……

 

“只要有哥哥在,般若就不怕了。因为哥哥说,他最喜欢般若的心。”

 

“哥哥……”般若眼神朦胧,模糊中记忆里的身影与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重合了。他伸出手,小心地抚摸过面前那人的脸庞,他从没敢奢想会再遇见这个改变了他一生的人。

 

遇他之前,般若还不是般若。

遇他之后,回忆过去成了极欲穷奢。

 

“啊,做妖怪就是好呢,岁月没有在你的皮囊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啊。”男子的手指挑起般若的下巴,拇指拂过般若的嘴唇,他靠得更近,深深地嗅了一下般若脖子间的气息,“你还是一样的诱人呢。”

 

般若低了头,没再说话。

 

“啊,真是奇怪啊。你这张脸仿佛就是为我而生的一样,无论怎样,我见到你还是会沉迷于此啊。就是这样的吧,你的这张脸,你的所有的痛苦,都是为了我,对吧。”男子的舌尖舔过般若的眉骨,轻轻地带走般若颤抖的睫毛下晶莹的泪滴,唇在般若的耳边一开一合,“虽然当时我很愤怒,但是后来想了想,你当时之所以杀了我的妻儿、毁了我的前途,就此堕入万劫不复之地,也是因为喜欢我吧。那么痴狂而又不计后果的爱啊,就像我依然会沉迷于你的脸一样,你也会一样再次沉迷于我的对吧,啊,这就是你的本性啊,你的本性,就是我啊……”

 

我的本性,就是你……吗?

 

那场大火,那撕心的尖叫,那迸溅出来的鲜血,从记忆最黑暗的角落里撕裂出来,沸腾在名为悔恨的黑锅里,尖叫吵闹地喊着让他不要忘记。

记忆如硫酸一般腐蚀着他的神经,可是那又怎样,一切都变了。

哥哥什么的,不存在了。

剩下的只有名为般若的恶鬼,哈哈,不是么,哥哥?

 

“你想要什么。”般若打开了男人的手,向后退了一步,眼里燃起了妖火,“我下手不会留情的。”

“哎呀呀,是我错了,我以为你还会和之前一样,‘哥哥,陪我玩啊’这样的跟我撒娇呢。”男人收起了手,一脸失望的样子,但唇角分明还是勾着笑,“啊,说起来也是,这么些年,早就不一样了。哥哥什么的你应该已经不在乎了。不少男人睡过你吧,就连和尚也完全没问题呢。”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到了男子脸上。

男人眼睛盯着般若,却不是怒视,嘴角的笑也不曾退却。

可就是这种调笑的眼神让般若很不爽。

般若的头偏向一边不看他,道:“关于你的事我已经全部都忘记了。”

“哦?真的忘记了么,可是你之后的所做的任何事都与我相关,不是么?”男人掰过般若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因为我,你才继续留在了人人都讨厌你的世间;因为我,你才痛苦地撕掉了你那张丑陋的脸;因为我,你才第一次杀了人;也正是因为我,你才是般若,才是这个充满嫉妒、怨恨的恶鬼啊……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后悔,我从没想过妖怪的力量居然可以这么强,如果是我有这样的力量的话,我为什么还要进京赶考,这个天下,早已在我的掌控之中了,不是么?”

般若的眸子暗了暗,原来如此,这个人是被妖气的力量迷惑了。这样的人类并不少见,肉体凡胎,学了一些玄虚之术,便自以为可以驾驭在万物之上了。明明曾经那么讨厌身为妖的自己的,呵,真是讽刺。

“所以你放出了怨气,吸收了这周边所有妖精的妖力。”

“是的。”

“你也不是来为我去年杀的那个道士报仇的?”

“啊,小角色而已,不必在意,倒是他帮我找到了你,该谢谢他。”

“那你还找我干什么,你已经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了。你想杀了我么,现在?”般若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啊?杀你啊,怎么会。般若你还是不懂啊,我当然是要你也体会一下你那痴狂的爱意啊。”男子的目光转向了和尚的小屋,“这种疯狂的占有欲,嫉妒,憎恨,就是你当时爱的表现呢。一份没有回应的爱,也太可怜了,不是吗?那,从今天开始,我也要开始,好好‘爱’你了。”

 

 

 

青坊主指尖捻着一颗青豆,缓慢地行走在回山林的路上。

卖冰糖葫芦的人没有给青坊主冰糖葫芦,而是传了一句话给他。

“遇君我幸,失君我命。”

一呼一吸,青坊主感觉自己心里有哪处在微微作痛。

青坊主停下了脚步,向山中小屋的方向眺望,片刻犹豫之后转身往一个相反的方向疾走而去。

 

般若此时坐在和尚的草棚里,看那个男人正毫不客气地坐在阿青的凳子上喝茶,时不时地还要露出满足的表情给般若看。

般若无话可说。

他的手上脚上都带着锁拷,不是单纯的金属,是一种能封印妖力的法器,任凭般若怎么挣扎都扯不断,加之周围都有男人的走狗看守,就算扯断枷锁,也逃不出这么多人的包围。所以此刻他只能坐在地上,靠着墙,冷眼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这一世的男人自称出尘,所以他的手下都喊他出尘道长。般若觉得这个名字实在是无趣的很,但总比再叫他哥哥强。

般若舔了一下嘴角的伤,开口道:“出尘道长,我说您不回您的名山道馆里呆着,却留在这茅屋里喝树叶子水是为何?”

“叫哥哥。”出尘道长很满意,般若终于肯自己开口了。

般若黑了脸。

“哼,荒谬。”

“小不忍则乱大谋啊,般若。”出尘道长意味深长地瞥了般若一眼,“也罢,我能对一个娈童期待什么呢?不过,这讨男人欢心的事你总该会做吧。”

出尘两步来到了般若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般若。般若也毫不客气地瞪着他。

“看起来你还真的是移情别恋去喜欢那个和尚了呢。”

“你什么意思。”般若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这个人好像对阿青很在意的样子,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哎呀呀,说来,你可真是我的大福星啊。若是没有你,我怕是要再耽搁十年才能找到这妖僧……”

“你想做什么?”

出尘蹲了下来,摩挲着般若的金发。

“讨好我,我就告诉你。”出尘把手指压到般若仿若滴血的红唇上,“做你擅长的事,你知道该怎么做……别忘了,我可是你最爱的、独一无二的哥哥啊。”


评论(8)

热度(17)